© |Powered by LOFTER

好久好久(大概就半个月)没有静下心来好好的练琴、看书、想事情了,没有好好的吃一顿早餐,睡一个觉,舒心的看看风景  什么的

这半个月的时间感觉被拉长了好几倍


本来对实习只有上课的恐惧,不知道怎么面对一群人去公开讲一整节课后面还全是听课的老师

本来以为班班有歌声的排练是充实而有趣的,虽然会很忙,但是可以和学生们一起排练一起合作一起前进


太多人算不如天算的"安排"


这次班班有歌声的排练,一言难尽

看到了所谓的现实,也发现了自己的不足

而因为它耽误的很多事,只能说明自己各方面没有协调好,外界没有义务去懂得去理解你的苦衷,把坏结果的缘由怨天尤人的都推卸给外界给自己造成的影响,是为自己开脱

一肚子的委屈,哭哭就过去了


我的心向着同学们,行为只能被老师安排着硬干

而我最憎恨的就是这种束缚和不自由,还有与不同人之间的周转,特么偏偏摊上。

以前还会 谢谢老师,老师辛苦了。

现在干脆有什么问题直说,我管不了这么多了,你要搞花样那你来排我反正弄不了,反正我的想法永远都是不合理的都是有漏洞的


今天中午终于忍不住的在同学面前情绪崩溃收不回来,导致下午的课上不了只能拿来排练,搞得我的课时要延后一个星期了??!!!!!

麻痹为了这个排练我付出了什么我又得到了什么

根本不是追求结果争第一的人,却被逼着冲着这个目标去做种种的事

根本就只想注重节目质量,唱好唱齐唱出样子,却被逼着把注意力都花在了队形舞蹈手语衔接这些有的没的东西上

结果是细节各种纰漏,整体也只是有各种花样的排场而已。


根本全部都是我最恶心的

然后我又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和对这个班的责任去把它做好

我日你吗逼




不想生孩子。

不想让我的孩子,不想让一个人,在这样的环境里成长。


经历了这次意犹未尽的"锻炼"后,上课算个屌?小case


真是应了那句话,大风大浪都见过,还怕什么


心情彻底麻木的那几天反而头脑相当冷静

做事有条有理的,一件事都没忘过

只是整个人变得很冷漠


人生中也是第一次遭遇这样的事,手忙脚乱组织不清楚什么什么的缺点全暴露了


忙点累点都不怕,郁结的是到底是为了什么在奔波在劳碌

对现世的更加失望的同时,也被班上的一些孩子欣慰感动着

他们身上还葆留有人的一些很美好珍贵的品质

不是天真无邪的单纯,而是对人的尊重和关切,一种发自内心的关切

太暖了   太感动了

成年人反而都越活越功利和混浊    还不如一个孩子  

现在的社会  是一个扭曲的社会

我不知道怎么说


每个孩子都好可爱

同是初一,有的真的还只是孩子,特别是小男生。有的已经具备了超出这个年龄的成熟,甚至我也没觉得我竟然比他们大了十岁,是可以平等交流的

但凑在一起不听话就是一群恶魔呵呵呵呵呵呵


今晚看着附中的同学们班班有歌声的比赛发自己班级在舞台上的照片

那种感觉特别的幸福、莫名的感动,特别的羡慕。

不知道后天他们上台我会是什么心情

这期间被老师干预得无奈抓狂隐忍和计划一次次的被打乱落实不到位,不得不在两个老师之间来回的传达消息,一次一次的前期准备最终被无用功带来的精力耗损和心力交瘁,班上男生的闹腾不听话导致情绪积压到彻底的崩溃

没有一天是开心的。没有一天是今后我会想再回忆起来的。

只有课余时间和一些小朋友私下的聊天说笑,和钢伴同学练习钢琴时候被逗得笑到抽,不是以老师的身份面对他们而是和朋友一样和他们相处的时候,的这些时间,才是开心的,才是开怀的

一排练又要绷着脸,绷着神经,斥喝着他们,而且也是没用的"纸老虎"

如果发挥得完整稳定,成绩不错,那也没有多大我的事,我不觉得我在这场排练里发挥了什么重要的作用,我从头到尾都是在接受吩咐、慌忙的排练、不停的改动原计划、不停的凶吼发脾气。乱七八糟的花样也不是我排出来想出来的,都是指挥她妈来排练才整合起来的。

如果发挥有错漏,那就是我的疏忽。我没有足够的组织能力和号召力在老师不在的期间带好组织好他们,我协调不好各方面的工作。

说来说去都感觉没什么有价值有意义的点。


麻痹  从来没意识到原来我骨子里是这么消极的人呢

我好想开始接受自己消极了  

以前还会想,不应该阿,我怎么会是这样的人,我不是应该很乐观积极的一个人吗

不过天气好的时候想什么都是积极向上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正能量来源完全取决于自然美好的天气和阳光